泛黄记忆

人的一生会经历很多,有时难免会有感伤,时而又是心情大好,有时也可能是看着别人的故事留着自己的眼泪——闲暇时间可以走进我的——泛黄记忆

四月,我无意辩解

把文言欢:

西村:

写于 2012年3月30日

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的本身。

——罗斯福

 

五十年前,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今天,婚姻是一时兴起的事情。

这个一直在匆匆忙忙追赶的时代,人们赶着恋爱赶着离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们效率更高的为人生下定义,效率更高的开始相爱和分手;我们干着看风景赶着和季节赛跑,也少有人愿意安静在角落里,听听季节安静的呼吸;少有人愿意冷静的去想一下,这个世界的明月清风,君子和我。

 

人们说,这个世界有好多一见钟情的事情啊,一见钟情的风景,一见钟情的服装,一见钟情的时光,为什么会有人偏偏觉得,爱情不能一见钟情呢?

除了爱情,还有理想也不能一见钟情,还有生命中的很多感情不能一蹴而就。

那些喜欢的东西,谨慎小心,那些我们慎重的想要一生相伴或者岁月静美的东西,都不可以一见钟情。

不过有些事情有些人,纵一时贪欢,不见得太认真。

 

纳兰容若有词《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消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 
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 
相对忘贫。

典故里有说,仙女爱上了穷书生,就好像龙女遇见了柳公子,她们抛却富贵不在乎贫贱,只羡鸳鸯不羡仙,爱情争教两处销魂。

她们就是觉得,纵风不可追,千里永相随。

那些传说的中,或许会有嫌贫爱富的女子毁弃婚约盼嫁豪门,却不乏始乱终弃的男子一旦登科忘记糟糠。或许写书的人认为女人总是觉得,要么不开始,开始了不后悔吧。

 

我也无意辩解,在四月的黄沙和春雨中人们到底遗忘了什么。

北京今夜开始下沙,开始跟随季节。

今天起床时阳光明媚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想起格林童话的一个故事,故事里讲,公主千辛万苦的救出王子吻了他的左脸,她施了法术,如果除了公主以外的人吻了王子的左脸王子就遗忘公主。

后来他果然忘了她,后来她再次万水千山找回爱人。

那时候我相信童话不信逻辑。所以不去想为什么公主要画地为牢自讨苦吃。

 

四月。四月要来了。

四月属于黄尘里的春色。

北京的春天,属于沙尘。

每年的四月,都在一遍一遍的怀念哥哥,今年或许再多怀念一个王小波,我突然对他充满了好奇。

这个世界不会有第二个男人,让人看呆了喊着惊艳。

脑海里还是明媚如玉的十三少。

如花问,你爱我什么。

男装女装不化妆,他眉眼浅笑。

 

故事里说的红眼都是豆蔻年华,红纱帐暖朱颜新。

她们不能容忍世俗老去,花容月貌随流水。

一个朋友一次淡淡的跟我说,30岁,30岁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过三十天过午,就是要往后面使劲了。

我很严肃的问朋友,是这样的么?

他淡淡的说,对男人还好,对女人就是了。

那时候我们的发烧早已浸染了人间的烟火,那时候我们或许优雅或许沧桑,或许优雅并沧桑着。

岁月夺走了你的花容月貌又重新返还给从容优雅,用这些来对抗时光沉淀生命。

我觉得,这个也算公平。

 

女人要走了,她说,你若不来,我便离开,我不能继续等下去了,等了你了,我就错过了别人了。

于是她宁肯放弃爱情,也不能放弃生活。

 

今天把《我爱你,巴黎》看完。

我觉得伍迪艾伦有颗强大而敏感的心。

他知道,创作里所有的灵感应该来自午后的阳光,来自那些认真对待生活的态度。我爱那些哭那些笑那些善意的谎言那些伟大的为爱牺牲以及那些温软的小表情,神经质的习惯。